<track id="iqqpy"></track>

<table id="iqqpy"></table>
      1. <pre id="iqqpy"></pre>
        <big id="iqqpy"><strike id="iqqpy"></strike></big>
         
        公司動態 行業資訊 常見問題

        “氫”裝上陣 仍需政策“破局” 政策“落地”是關鍵

        氫能源產業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意味著國家層面開始重視氫燃料電池汽車的基礎設施建設,但產業發展尚待“具體”政策跟進。


               隨著我國能源變革的加速推進,氫能的戰略價值逐漸凸顯。3月1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在京閉幕,在審議批準的《政府工作報告》83處修訂中,補充了“推動充電、加氫等設施建設”的內容,引發眾多關注。這是氫能源產業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意味著國家層面開始重視氫燃料電池汽車的基礎設施建設。


               在利好政策的激勵下,3月18日,厚普股份、京城股份、科力遠等多只氫燃料電池概念股漲停,美錦能源等股漲幅也超過5%。業內人士認為,隨著國家支持力度的增強,氫能產業或將迎來快速增長期。不過,行業當前面臨的困境仍然有待相關政策的“破局”。只有這樣,才能“氫”而易舉。


               密集布局:國有企業“挑大頭”


               近年來,氫能在各地密集布局,從中央到地方,關于氫能的規劃也在緊鑼密鼓地制定和出臺。在《“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中,發展氫能燃料電池技術就已被“劃入重點”,《中國氫能產業基礎設施發展藍皮書》則進一步描繪出我國氫能產業的發展路線圖:到2020年,中國燃料電池車輛要達到10,000輛、加氫站數量達到100座,行業總產值達到3000億元;到2030年,燃料電池車輛保有量要“撞線”200萬,加氫站數量達到1000座,產業產值將突破10,00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氫能產業從起步階段就有民企入局,但目前最受矚目的仍然是大型央企和國企。2018年2月,國家能源集團牽頭、多家央企和科研機構參與的中國氫能聯盟成立。作為該聯盟發起單位和首屆理事長單位,國家能源集團與氫能源產業淵源深厚,目前,該公司在制氫、運氫和儲氫、加氫站、燃料電池等全產業鏈各個環節都在推進,國家能源集團總經理凌文更是親自掛帥為氫能奔走呼吁。全國兩會期間,凌文接受媒體采訪時指出,根據估算,我國已經有的工業制氫產能如果提供給新能源汽車使用,可以滿足1億輛車的需要,國家能源集團的產能就可供4000萬輛車使用。他認為,中國氫能未來有無限的發展可能。


               記者了解到,除了國家能源集團,中國石化目前也在加快氫能的投入。作為傳統石化央企,中國石化在上游的制氫和終端的加氫站領域,都具有天然的優勢:在制氫方面,中國石化的化工副產品可以為氫能提供來源;而在加氫站方面,中國石化已有的廣泛加油站網絡可以為加氫站的審批帶來便利。據了解,截至目前,中石化已經完成近10個油氫混建站的選址工作。


               中國石化廣東石油安全處處長劉漢坤告訴記者,該公司正在積極探索布局城市充電站和儲氫加氫基礎設施建設,已立項建設佛山樟坑、云浮新興兩個加油加氫合建站,目前正在辦理報建工作。對此,廣東石油總經理陳成敏進一步表示,按照該公司新能源網點發展規劃,年內將建成3座~5座加氫站。


               此外,國家電網、中廣核、三峽集團等央企也紛紛入局,成為推動氫能產業發展的中堅力量。對此,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氫能是一個比較新的資本密集型產業,同時也是一種“二次能源”,和電動汽車、光伏相比,民營企業的進入在技術、資金方面都有一定難度,且存在較大風險。林伯強認為,氫能產業如果想要做大,還需要由國有企業來“挑大頭”。


               進展緩慢:“能源化”利用偏低


               氫能作為一種新興能源,具有清潔高效、可儲能、可運輸、應用場景豐富等特點,有著廣闊的發展前景。不過,近年來,雖然氫能在各地密集布局,但仍然發展緩慢。同時,雖然我國當前已具備較高的制氫能力,全國氫氣產能超過2000萬噸/年,但在消費領域,仍然主要作為工業原料,氫的“能源化”利用規模很小。


               林伯強告訴記者,氫能并不是一種新的技術,但經過多年的發展,目前仍存在諸多障礙,比如氫燃料電池的經濟性不夠。在他看來,一種新能源的起步和發展,要牽涉到基礎設施、產業鏈的問題,“比如在氫能汽車方面,豐田生產了氫能汽車,但現實當中如何加氫?這都是很細節的問題。如果要像電動汽車那樣發展,還需要有看得見的產業政策。”


               正如林伯強列舉的豐田氫能車的例子,氫燃料電池車的障礙之一也在于加氫站建設不足。目前,在加氫站領域,成本高、盈利難成為制約其發展的一大瓶頸。根據中國科學院杭州先進技術研究院近日發布的《燃料電池(氫燃料電池)行業基本情況調研報告》(簡稱《報告》),目前我國加氫站整體運營16座,在建有23座。該《報告》指出,雖然全國各地多座城市都在規劃建設加氫站,但整體還未形成規模。


               《報告》稱,我國加氫站的建設目前面臨頂層缺失的問題,雖然國家和地方政策鼓勵和支持加氫站的建設,但扶持政策缺乏連貫性,加氫站“準生證”也很難拿到。此外,技術標準不統一、技術儲備不足也同樣構成加氫站發展亟待解決的難題。


               整體而言,雖然能源轉型的需求為氫能產業提供了機遇,但產業基礎薄弱、裝備和燃料成本偏高、安全性爭議等問題是氫能大規模發展不得不面對的困境,氫能的發展仍然任重而道遠。


               任重道遠:政策“落地”是關鍵


               根據國際氫能源委員會發布的《氫能源未來發展趨勢調研報告》,預計到2050年,氫能源需求將是目前的10倍,全球能源需求的18%將來自氫能源。全國兩會期間,發展氫能被多次提及,全國政協常委、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在《關于加快推動氫能源產業發展的提案》中指出,氫能的全面產業化對優化能源結構、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有著重大的戰略意義。


               氫能源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意味著該產業的發展得到了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而國有企業在這一領域的大量布局本身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國家意志。不過,鑒于氫能當下存在的諸多問題,實質性政策的“落地”成為產業進一步發展的關鍵。


               在林伯強看來,在一些領域,新的業態從政府提出到最終發展起來、走向商業化運作,有一個相當的距離。很多時候會取決于政府支持的力度有多大。


               今年年初,凌文曾指出,與發達國家將氫能納入國家能源體系不同,我國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中,還未將氫能納入其中而將其作為一種具有發展潛力的能源對待,建議國家組織相關部委研究將氫能納入國家能源體系,推動氫能成為國家能源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制定氫能產業發展戰略及實施路線圖,建立科學長效的產業發展扶持與激勵政策。


               林伯強表示,政府對行業的鼓勵不應停留在概念上,需要更為具體的政策。他建議出臺類似于風電、太陽能的補貼制度,或者類似于電動汽車“搖號”的優惠政策,讓市場“熱”起來,讓氫能真正發展起來。
        返回列表
        两个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www,rylskyart人体欣赏,japanesexxxx乱子伦

        <track id="iqqpy"></track>

        <table id="iqqpy"></table>
          1. <pre id="iqqpy"></pre>
            <big id="iqqpy"><strike id="iqqpy"></strike></big>